激进的快乐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27 15:39
  • 人已阅读

1月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引发全球抗议活动的一周年。“妇女向华盛顿进军”及类似活动使数以百万计的人聚在了一起,对许多参与者来说,那是一次非同寻常、极为罕见的集体快乐时刻。

“有时,我们从欢快的团结时光中得到的力量可以持续很久,”琳内·西格尔在《激进的快乐:集体的快乐时刻》中写道。该书剖析了她承认“难以捉摸的”快乐概念。西格尔的论点是,人们在放弃小我和自我意识、成为更广大的政治和社会运动的一分子后,既可以实现个人愉悦,也可以产生自己有可能改变世界的信念。2017年之后发生的事件——比如#我也是(#MeToo)运动,似乎表明她说得很有道理。

西格尔是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心理学和性别研究教授,她回忆了本人作为左翼女权主义者和活动人士的经历,来支持她关于群众运动力量的广义观点。在本书中,群众运动是指人们在实体世界集会。没有什么篇幅被用来论述由社交媒体推动的维权活动。与此同时,衡量和提升“幸福感”的努力关注的是内向的“正念”以及其他一些做法,它们都把责任重担压在私人空间内的个人肩上。她还哀叹街头集市、筵席和舞蹈的风俗不再,尽管有人可能对此表示异议:如今有很多组织通过当地活动来打造社区纽带。西格尔扩大了她对快乐的探索范畴,使其涵盖爱和渴望,以及乌托邦运动的悠久历史以及随之而来的失望。对于后者,她采取了乐观而务实的观点。例如,现代乌托邦理论家并没有向我们提供神奇的未来处方。

上一篇:制胜秘诀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