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抹金色阳光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8 11:18
  • 人已阅读

贺家池被“支解”的第一刀,是30年前偷偷割下的。用浙江省绍兴市水利局一名负责人的话来讲,村民也今后播种了“第一桶金”。 1980年前后,这个绍兴第二大湖的岸上建起了第一座砖厂――肖金乡砖瓦厂。彼时贺家池水面快要4000亩,放眼望去一片碧波。 该砖瓦厂那时是肖金乡独一的产业名目。参与开办该厂的当地人刘卫告知中国青年报・,做砖需要用土,起初,土来自周边的高产田,开初考虑到从田里挖土的人力成本及响耕耘等问题,人们把眼光瞄向了湖底。 “这本来是个一箭双雕的办法。”刘卫说,他们最先并未筑坝抽水,而是用一艘艘50吨级的船,从湖面发挥设施,中转湖底取土。因为既庇护了农田,又取到了土,还能帮贺家池沟通湖水,这类做法在昔时取得了不少表扬。 这样取土的效率仍然 依据不高。很快,一个极新的机遇摆在了肖金乡砖瓦厂眼前。 绍兴市政府办公室上世纪80年代的多份文件显示,这个湖泊地跨该市绍兴县(今柯桥区)、上虞县(今上虞市),为了分辩渔业资源,市政府同意这两县在湖中“分居”――两个县筑起分界堤坝,仅在南北两头留出共计130米的缺口,用竹箔拦鱼。 绍兴市政府在1984年7月特意强调,为不响贺家池滞洪、蓄水、排涝,两县都不宜建筑封闭式的内塘。 这个“禁令”很快便被攻破。1985年,上虞县政府向绍兴市打讲演称,贺家池渔业生产集约,不可能有较大幅度进步,应该围筑精养鱼塘。 刘卫说,所谓围筑精养鱼塘,就意味着要在湖面上修筑大批土坝,把贺家池隔成若干条方格,在此基础上举行野生养殖,这样能够添加鱼虾密度。 “之前还能看到水面很多多少船打渔,隔成精养鱼塘后,就看不到船了。”刘卫回忆,精养鱼塘是肖金乡11个村配合出人、出资做进去的,约莫1500亩,此中一半多分给了各村,其他尽归乡里。 上虞县经委文件记载,归乡里的那部分,又有一部分展转交到了砖厂手中。 养鱼的经济效益显然不如制砖,砖厂决议,抽干精养鱼塘的水,至此,湖底裸露在蓝天之下。 铲车开进去了,敏捷挖泥,敏捷卸走。跟着时间推移,湖底逐步涌现了大坑,而且愈来愈深。

上一篇:铁杯与泥土

下一篇:骄傲的小山羊